Recent Articles

    数据显示

    2020-01-14 20:35

    沙志仁:应该限制外地车的本地化使用,同时保障正常外地车出行。眼下还应该大力发展公共交通。目前市场上一辆满载的定制巴士等于35辆专车,占用道路资源少,合理监管使用可以扩大路面的使用率。我建议交通部门加强对专车交通违章的执罚力度,继续推行精细化交通管理。针对每个路口的实际情况制定个性化交通组织方案,如哪个车道去哪个方向,红绿灯合理设置等。

    这项调查的项目负责人中大-方纬交通信息控制联合实验室的沙志仁博士,他被称为广州“路神”。长期对交通的关注,如今将兴趣变为专业,他成为一名交通专家。

    “挂外地牌的车越来越多!”市民钟先生塞在路上,看见周围挤满了挂着粤e、粤b、粤l的车,有些还是挂着“实习”字样的新车,“我是广州人,摇号摇不到,外地车满街跑,堵得一塌糊涂。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吗?”很多市民也都留意到,身边挂外地车牌的车越来越多。

    调查地点:广州市区12条主干道(环市路、东风路、天河路、黄埔大道、广州大道南、中山一路、新港路、解放路、广园快速路、科韵路、新滘东路、龙溪大道)

    上车后,他态度谦逊,并与记者热情攀谈。他说,自己是今年5月才开始开滴滴快车,一开始非常好赚,奖金很多,月入两三万元,8月份奖金下滑,但每天工作七八个小时,月入1万元也很轻松。当然,如果要想月入1.6万元以上,他就要每天工作十二、三个钟。

    由于今年8月平均成交价为3.62万元,表示多数市民都是以高价投得车牌,很多人觉得“亏了”,1105人弃标,被放弃的指标将滚到9月指标数量中。因此,本月个人普通车竞价指标多达4625个,而8月只有3564个相应指标。

    2012年7月广州正式限牌,至今已逾三年。数据显示,广州汽车保有量超过了242万辆,按照10期增量达10万辆的速度,需要差不多10年才会达到“严重拥堵的330万辆红线”。也正因此,广州至今限牌不限外。但因外地牌车的涌入,广州实际上每年增加的新车数量远不止12万辆,拥堵也没能得到缓解。

    沙志仁:今年广州外地车比例应该是史上最高。限牌前,外地车占比还小于10%,这两三年大幅上升。

    与此同时,专车司机的收益却不俗。滴滴快车司机王师傅是位20岁出头的湖北青年。他接单后,由于堵车姗姗来迟,他在堵车过程中,给记者致电两次,表示抱歉,并希望记者继续等待。

    交警部门反映,使用打车软件的专车车辆不是停在停车场等待,一般都在路面龟速行走,等着抢单。这种出行方式对目前交通秩序的影响很大。吴泽驹提供的执法数据显示,违停的警情不断地上涨,2013年全年的警情量是81900多,而今年上半年就达到了79200。

    沙志仁:不能说是主要原因,交通堵塞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外地车增多是今年广州拥堵加剧的原因之一。还有一个因素是今年来广州路面的专车增加较多。由于专车司机对路况不熟,路边等客违章停车也较多,影响路面正常通行。

    去年开始,滴滴、优步等打车软件在国内掀起了一场出行方式变革。用软件打车比坐出租车便宜,不少出租车司机改开专车,有车一族兼职开专车补贴家用。不少外地司机、外地车闻风而来。对这一年来广州市区拥堵升级的情况,市民大多认为是外地车增加的缘故,尤其是外地专车蜂拥入穗所致。

    据了解,像王师傅这样高收入的并不多。这主要是因为王师傅勤快、服务态度好,评分保持在4.8分以上。此外,他找到了捷径,白天市区堵车,他主要上晚班,“晚上的单都多得接不过来,我就不去抢白天的单了,纯粹添堵。”王师傅说。才干了四个月,王师傅已经用赚来的钱,买了一辆10万元左右的本田锋范小车。

    近年来不少市民感觉外地车越来越多。究竟广州市中心城区的外地车有多少?什么时候最多?又是哪条路最多?中山大学智能交通研究中心组织学生进行了一项实地交通调查。

    沙志仁:常驻广州的外地车数量,交警方面公布的数据是每月有30万辆。数量虽然不多,但使用频率比常规外地车高很多,超过20倍。

    3号跳水位是2014年8月。当时,广州市中心城区停车场实行了全新调价措施,竞价走势下滑。

    记者:外地车中,是以来广州办事的外地车居多,还是常驻广州的外地车多?

    沙志仁:有部分广州市民摇不到号,又不愿意花钱竞拍车牌,选择到外地上牌。目前,广州尚未实行限外,驱动广州有用车需求的市民到周边城市上牌,如佛山、深圳、清远、东莞等。虽然说是外地车,但主要是在广州使用的,外地车的本地化使用增多,令路面外地车牌的车迅速增多。

    沙志仁大胆预测,按照这样的价格变动规律,本月广州车牌有望继续以1万元竞拍成交。(记者练情情)

    尽管专车给广州添了堵,但无论是市民还是专家,都不希望禁止专车。中大智能交通研究中心主任蔡铭说,外地车增多是广州交通一个很明显的变化,专车运营的发展是其中一个重要因素。专车模式优缺点并存,不要一巴掌拍死,希望能规范专车运营,引导专车有序发展。华南理工大学土木与交通学院教授许伦辉希望专车服务能继续市场化运营,降低出行成本,倒逼出租车行业的改革。

    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广州中心城区城市道路运行的平均速度大约在30公里/每小时,早晚高峰分别为29公里/每小时、25公里/每小时,均不同程度地比去年下降了。7月,广州市区拥堵指数与去年同期相比更是上涨了73%,交通拥堵状况恶化明显。

    在中心城区路段中,天河路、广州大道南、环市路的外地车比例较高。天河路晚高峰的外地车比例高达30%,中心城区内天河cbd的外地车出行较多。外围路段的外地车比例与中心城区路段相比,总体较高。其中,龙溪大道处于广佛两地交接处,外地车比例夺得头筹。

    沙志仁及同事们将广州历次的个人车牌竞价价格绘成一张图。从图上可看出,广州的车牌价格三年来已经形成四次跳水。沙志仁分析,1号跳水位是在2012年10月。广州首次平均竞价较高;两个月后,市民渐趋理性,开始寄望于“摇号”,车牌竞价开始下降。

    记者:调查结果显示,广州市区的外地车已达20%以上,这个比例是否过高?与广州限牌之前相比,外地车的比例有何变化?

    纵览一周,外地车比例介于20%~23%之间。其中,星期日的外地车比例最高,接近23%;在五个工作日中,星期一、星期四、星期五外地车比例较高。

    2号跳水位在2013年9月。当月参与竞拍的1306人未交保证金,另外还有109个具备资格的个人并没有出价,因此少数竞买人可以底价成交。

    早高峰时段外地车较少;早上高峰过后,全天外地车比例基本持平,在21%~24%范围内小幅波动。

    专车,尤其是外地牌专车数量的迅猛增长被认为是广州市区拥堵的重要原因。广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副支队长吴泽驹说,车比人早到,构成了二次违停,“在高峰期,中心城区有限的道路资源被这些龟速行驶、二次违停的专车所占用,所以城区拥堵指数会直线上涨。”